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包子生贺】这糖一点儿都不甜

包砸,22岁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大红大紫!!!!!!
和爱的人一起好好的!!!!!!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生子预警!!!!现在走还来得及!!!!

“王上,王上……”
  
陵光睁开朦胧的双眼,梦里,是他和公孙钤一同商议国事……

“……孤王又睡着了?”陵光抚了抚头绳,有些不耐地开口。抬眸,梦中那人正毕恭毕敬地站在面前,手握佩剑,眼中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哼,少来这套,也不知道月前,是谁出使天枢回来之后跟饿狼似的,折腾了自己一整夜。整个寝宫之中竹子的清香和牡丹特有的浓烈香气相互交合浸染在床帷之间。而纵欲过度导致的结果就是陵光三天没出过寝宫半步,等再到御书房批折子的时候,奏折已经堆成山了。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在犯下滔天大罪以后逃之夭夭,到天玑去出(避)使(难)去了。
  
见陵光面色不悦,公孙钤内心不禁有些紧张,不知又是如何惹了这位小祖宗不高兴,难不成还在为那次的事情生气。诶,那日若不是因为贪嘴,在回宫之前喝了一杯从天枢带回来的烈酒,偏巧又赶上了陵光的潮期,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看来这回真算是在劫难逃了。下次见到仲堃仪定要问问他这酒到底为何如此之烈。
  
“臣……听闻王上这几日身体有些不适,不知可召了医丞否?” 
  
“未曾。只是有些疲劳罢了,孤王的身体孤王自己清楚……爱卿也有好些时日没有来看孤王了。”
   
“微臣此来是想向王上禀报推行新政之事。近日里来,微臣已经听闻不少王公贵族对此颇有微词……”
 
陵光轻轻抚了抚头绳,这个公孙钤 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 “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就劳烦副相去解决好了,孤王现在不想听。”
  
“那王上好好休息,微臣先退下了。”
  
陵光见公孙钤当真不知自己本意,不由得心烦意乱,只得开口挑明,“慢着,回来。”
   
已是半身踏出殿内的公孙钤闻言只得转身回到陵光榻前,“王上还有何吩咐?”
   
“孤王看着春光尚好,副相这几日也忙于政务,不如陪孤王出去走走,散散心。”
    
“臣遵旨。”

宫中花园内

陵光信步行于园中小径之上,公孙钤亦步亦绉地紧跟其后。四月春来,真是桃吐芬芳的季节,满园姹紫嫣红,甚是好看。
  
“爱卿,这满园春色可比爱卿在他国所见的奇光异景不得?”
   
“自是比得。不过在微臣看来,纵使这万般风景旖旎也比不得王上嫣然一笑。”
   
陵光闻言,不由得脸色微红,娇嗔软语道“爱卿出去这一趟愈发伶牙俐齿了,”忽而似是想到些什么,有些不满地瘪瘪嘴,揶揄道“怕是这街上的姑娘见着副相一表人才,又能言善道,都个个都对副相心有所属吧!”
    
不知是午后日头太过毒辣亦或是什么不知名的生理原因,陵光观脚下的鹅卵石小路竟是看出了重影。恍惚之刻,只觉脚下不稳,身子发虚,软软地倒了下去,跌进一个深蓝色的令人心安的怀抱之中……
    

寝宫外
   
公孙钤焦急地在殿外的凉亭内踱步,平日里的克己复礼全然抛在脑后。
   
见到医丞走出内殿,公孙钤慌忙上前问道,“医丞,王上究竟是什么病?可严重否?要如何治疗?”
   
医丞摸了摸胡子,笑意盈盈地答道,“呵呵,副相这可是关心则乱啊。王上没有病,是有喜了!”
  
“什么?!有……有喜了?!”

听闻天璇王在花园之中晕倒后,匆匆赶来的丞相闻言后,拍了拍公孙钤的肩膀,“哈哈哈,那看来咱们天璇啊有继承人了,这可多亏了你啊!”
 
而公孙钤还沉浸在医丞带来的消息之中无法自拔。
我家光光怀孕了!孩子是我哒!我要当爸爸了!啊啊啊啊我要去挑个染庆祝一下!
 
“哦!额……丞相大人过奖了,这是晚辈分内的事情,晚辈定当不遗余力地照顾吾王。”
  
“咳咳……但是王上一向体弱多病,近日里为了新政一事殚精竭虑,加上今日在花园内散步中了暑气,故老臣开了些清热解暑的药,副相记得在王上醒来后让吾王喝下。还望副相要多加注意,切莫让王上再劳累过度。为了让胎儿能够健康成长,老臣还开了些安胎药,望副相督促吾王按时服下。”
    
“那多谢医丞了。”
    
“分内之事,老臣告退。”

寝宫内
     
陵光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之所以行动缓慢才不是因为一孕傻三年,而是因为刚刚睡醒时候的懵逼。
    
日常灵魂三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但看到公孙钤端着两碗汤药进来,陵光从心底涌上了一阵不妙的感觉。
   
见陵光已经醒来,公孙钤放下手中的汤药,坐到陵光的床边。修长的手指轻轻解开了陵光的抹额,乌黑的长发从脑后倾泻而出。公孙轻轻环上陵光的腰,因着月份不大,还未显出肚子来,不过他们的宝贝已经在那里成长了。
    
看着公孙钤如此不同往日,形容这般暧昧,内心不禁一喜,这木头终于开窍了,可转念又想起那夜,不由得又十分紧张。公孙钤见怀中人身体略微僵硬,将下巴轻轻搁在陵光的肩头,在陵光的颈间轻轻落下一吻。
   
“陵儿,我们有宝宝啦。”
   
“有……有宝宝?谁有宝宝?你有宝宝啦?”陵光偏了偏头,还处于起床的懵逼待机状态
    
见陵光完全没有弄清状况,圆圆的杏眼紧紧地盯着自己,耳朵因为自己刚刚的一吻而有些发红,公孙钤被自家媳妇儿这副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他轻轻地抚上陵光的肚子,笑道,“当然是你有宝宝啊,诺,在这儿呢。宝贝儿,辛苦啊。”  

陵光覆上公孙钤的手,一半惊喜一半期地喃喃道,“我们的宝宝?”
 
“恩,我们的宝宝。”
 
公孙钤端起汤药,用勺舀起,吹了吹之后,送到陵光唇边,“宝贝儿,医丞说了,你中了暑,得喝些清热解暑的药才行。为了我们宝宝的健康,安胎药也要按时喝。还有往后奏折就不要批了,臣会提纲要领地向你汇报的,免得累坏你的眼睛。但也不可成日里坐着,躺着,在花园里走动走动也是好的。但千万别再在中午出来溜达了,万一又中暑了呢。记住了吗?”

       趁着陵光还在得知怀孕之后的惊喜,公孙钤迅速地喂完了两碗药。
   
苦,从舌尖蔓延开来,舌苔被染成了药的颜色,渲染着鼻腔也是苦滋味。陵光在苦味之中清醒过来,“唔,公孙钤,这药好苦啊!”

陵光杏眸圆睁,暑气未消将小脸染得通红,一直红到耳根。爱人的这副可爱模样简直就是在诱惑犯罪嘛。公孙钤从袖内逃出一颗糖,悄悄地含去入嘴里。
 
“宝贝儿,那你要不要来一颗糖?很甜哦~”公孙挑了挑眉,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听到有糖可吃,陵光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要!”

看到公孙钤渐渐逼近的脸庞,陵光心里开始大叫不妙,“唉唉唉,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别乱来啊!”

“光儿,你不是要吃糖吗?”
 
公孙钤抚上了陵光的后脑勺,偏头吻上了陵光的柔软的唇,灵活的舌头撬开了陵光的贝齿,舌与舌的在口腔内缠绕,糖从公孙的嘴里滑入陵光的嘴里。唔,这药是挺苦的。

“王上,这糖甜吗?”

“唔……公孙钤,你个大骗子……嗯,这糖一点都不甜!!!”

那么

今天公孙副相的情商上线了吗?

上线了!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