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Kkkkk喜欢太太超久了

青穷:

帮扩(●・◡・●)ノ♥

宫卿:

搭噶好我来宣传我的本子了,我是新人,具体流程我不清楚大概就是直接宣传了吧。
稿子已经送去校对啦,想想从说出本到现在才六天,就感觉自己超快了。

出本前∶无论怎么样卖不卖的出去我都无所谓反正就是兴趣。

出本后∶不管你是谁,只要你买了,我们就是亲人,亲兄弟,我祝您生活美满万事如意一帆风顺和和美美全家快乐。

(节操碎裂的声音)

全本收录→《大明星的私房教练》
      《blue dream》+两篇番外
      《禁锢》
      《和亲秘闻》
       《Thor的小恶灵》
      《幼年不怎么愉快记事》
      《幼年记趣索尔篇》
      《幼年记趣洛基篇》
      《喵喵锤使用注意事项》
      《论我们大姐是怎么被拐走的》

    住CP为锤基,私心加上邪教古海(´▽`)ノ♪ 

暂定价→55RMB

本子是硬壳封面的!对!打人很疼的那种硬壳,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感谢Bbook工作室帮助我完成这次本 @Bbook工作室

试阅链接稍后奉上。   

致宇宙中最特别的那颗昕

“文能吸短掐七寸,武能拉打定乾坤。”

你是唯一的乒乓球艺术家,是帝国第一盲打,是双打专家,是直板最后的荣耀——你是我们的小太阳,许昕。

或许你不是天生的王者,但你骨子里流着不让你低头的血液。

有人说直板无望,前路永夜,你依旧欣然前行,因为你知道,即使星光熹微,也会为你把前路照亮。

许昕,生日快乐!

“棱角在颠簸中摧残,压抑中压抑低喘”

见此良人是里约一役。发挥不佳,痛失良机。我永远忘不了的是你国旗后的身影,那是不甘,是自责,是愧疚。那一刻的你和万千个平凡渺小的我相遇,在这无尽的长夜里。

“看那是他们的人生,耀目到让人失神,而你默默默默过的多认真,爱的多诚恳”

怜君此生是赛后采访。獒龙双子并肩王,剑客三人汝独行。我永远忘不了的是你拿着团体金牌时望向师兄的单打金牌的目光,是羡慕,却还有倔强。那一刻的你与万千个不甘平凡的我重叠,在这漫漫人生路上。

“身陷牢笼唇吻花瓣,泥泞中挣扎痛喊,也拥紧不屈的冥顽”

愿许一人是归国复训。新秀皆起,你四面楚歌。我永远忘不了的是你面对长枪短炮时坚定的眼神,“我会在东京杀回来的。”那一刻的你同万千个绝不认输的我呐喊,在这无声的世界里。

“赤足寒冰满怀余温,也能以蜿蜒掌纹,去爱抚胸中利刃”

惊为天人是乒超联赛。力挽狂澜,以寡敌多。我永远忘不了的是你赢下每一次赛后,用冰袋敷肩膀的身影。可你是真英雄,又怎会怕?过去的伤痛就让他过去吧,收拾旧山河,再出发。那一刻的你是万千个濒临绝望的我的动力,在这破晓的晨光里。

“步履蹒跚仍敢在风暴正中安身,破碎也一息残存”

不变真昕是0623。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灵魂在左,理智在右。你赌上了余生的全部,当了一回“踏碎凌霄,一去不归”的大圣。那一刻的你是万千个眉目倔强的我的骄傲,在这冰冷的空气中。

“千百擦肩陌路人,均是你眉目寻常的爱人”

此后余生是通往未来。“天亮了以后会很美的。”许势待发,昕火燎原。愿你所有的汗水与伤痛都不被辜负,愿你最澄澈恣意的笑容可以永存,愿你劫后余生的仍不失赤子之心。

世界会为你让路

“一轮明月孤照,半生直板不倒
热热闹闹纷纷扰扰,兄弟无限好
   一刻清风含笑,半杯人间烦恼
熙熙攘攘潇潇洒洒,江湖走一遭”

◎这是一个置顶◎

这里西音,很高兴认识你。

一个垃圾文手,但是常年鸽王,不定时更新

本命是抖森&塞包&戴涵涵&许昕&鸡总&武曌&嬴政&姚贝娜&排骨教主

墙头无数,列举不完
从欧美到国体,从历史到国娱应有尽有

磕cp看同人,是rps女孩,脆皮鸭文学和经典文学无缝对接

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话废本废,但熟了之后是绝对的话唠

二胡是爱好,高中毕业想去学琵琶,我爱民乐一辈子

最后,高中长弧

请多指教.

历史圈
政斯非 胤煜 平良 彻青 霍卫 明初将军组    曹郭 权蒙 曌all
历史爱豆初心武则天&嬴政
墙头无数
辛弃疾&霍去病是心动本动
偏好秦国 唐朝 初汉 三国东吴 也喜欢北宋 明初
产粮
欢迎安利

体育圈
主国胖 副游泳 也看排球和羽毛球
獒龙 昕博 刘孔 浪人 胖雨 孙朴 麦宁
远动员初心许昕
方博&周雨是我的小可爱
产粮
欢迎安利

腐剧
主刺客列传
执离 钤光 仲孟 双白 骁艮 骆墨
陵光&孟章是惊鸿一瞥
部分邪教也吃
欢迎安利
产粮

欧美圈
大家好,我回归了
福华 锤基 盾冬 贾尼  虫绿 EC 拔杯 亚梅  瑟莱ME 蛋哈 Malec GGAD等等
绿基巴叉赛高
糖豆森&塞包子&戴涵涵

拒绝盾铁谢谢

哈利波特圈
喜欢蛇院和鹰院
这里Hogwarts Ravenclaw生
初心Lord,赫敏,GG
伏哈 格邓 斯戈

rps
胡霍 执峰 熊彭 EI 桃包
其他的也吃但不是特别了解
欢迎安利

b站翻唱圈
排瓜 还有好多已经在一起的夫夫
初心排骨
也喜欢老干妈,伦桑
欢迎安利

喜欢的作者
非天夜翔
和好多同人作者

喜欢的三次元歌手
姚贝娜
姚贝娜
姚贝娜
Adele
Halsey
Camila Cabello
Shawn Mendes
Why don't we

重新解读包子的ins

最近皮皮包又在搞事情了
桃包girl们要坚强啊,现在让我们重新解读一下包子的ins【个人见解,请勿当真】

◎listen agree smile是指听着公关小姐姐的公关方案,同意找一个公关女友,并保持微笑

◎and then do whatever the fuck you were  gonna do anyway是指可我该皮还是要皮的,我谈恋爱就要公告天下,至于和谁,你们自己猜去

那么,现在,好点了吗?

今朝有糖今朝醉,明天有刀我再跪。

All your wildest dream will come true.

【Evanstan】Never stop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请大家吃蛋糕

剧情+脐橙+轻微cosplay

蛋糕🍰链接见评论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点什么系列】随记

看了不少作品吧,一直以来都对他们中反派有一种执着,这些也算是对反派的一点思考。

背景:系统自动将人物分为反派和正派两派。

断崖之前,只有一颗枯柳在风中摇曳,斜阳之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涯边摇曳着。

“我们是反派,可这不代表我们失去了生而为人的爱。
    反派,也同样具有爱人的能力和被人所爱的权利。”

“那我们为什么还是被叫做反派呢?”

“因为使命使然。
   这个世界,有阳光就要有阴影,有正义就必然有邪恶,有伟大就肯定有卑微,有光明就必定有黑暗。光和影总是相伴相生的,只是我们生来就是耀眼背后的阴翳。”

“可这一点儿都不公平!”

“孩子,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有的人便是家徒四壁的寒窑困子,也有人是衔着金汤匙的王公贵戚;有人生来就遭世人唾弃,也有人生来就带着鲜花和掌声。
   公平,从来都是相对的含义。
   只有那些站在顶端,居高临下的人才有真正拥有公平的权利。”

“可…那我们生来就是为了衬托那些幸运儿吗?那我们不如去死了算了,重新投胎,重新来过。”
“我亲爱的,你得明白,
   第一,你重新投胎不一定就能成为那些人,如果还是如此卑微,那你再怎么办,继续轮回吗?
  第二,我们的使命如此,上天给我们发挥的余地并不多,但我们必须得接受他,适应他。有限的空间,无限的可能,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第三,永远记住你是反派,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灵魂。永远别失去那些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
活在阴影里,是命运使然,但活出色彩,是我们使然。”

他负手长立,望着斜阳一点一点从天际滑落。

“以后的路啊,你要自己走了。”

“反派的路很难,但别忘记你生而为人的爱。”

【獒龙】竹马成双,并肩为王

他们一同跌到过谷底
走过了风里雨里
一路跌宕,但从未放弃
终待到功成名就
蓦然回首
幸好身侧还有你

金牌为礼
国歌为乐
身披国旗作嫁衣

To the very best time.

【随便写写】海员和海妖

本来想写虫绿的,结果……

他一直以为她是他航路上的引路人,而他是海上的塞壬,是让他迷失方向的恶魔。

所以,当塞壬又一次开始轻歌慢诵,张开双臂之时,他毫不留情的堵上耳朵,斩断他的双臂,伤了他的声带。
他看着他,痛苦地抽搐着,跌下海礁,碧蓝的海水被染成了血色——海妖也会流血啊——塞壬用尽最后的力气唱了一支歌

可是,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海妖渐渐地沉入海底,歌声隐匿于海浪之中。

海员看着手中沾染了献血的剑,手指轻轻拂过,血涌如泉。

——海妖竟然也会流血啊。

他看了看剑,朝着海妖消失的方向丢去,血珠和海水融为一体随着海浪向海妖歌唱的那片海礁拥去。

海员退回了船舱,继续航行。

后来,他又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浪,但所幸一直平安无事。而那个和他一起出海的女孩成了他的妻子。

家有贤妻,儿女二三。

该是最好的模样。

可是他偶尔还是会想起他。

想起他曾将他拥入怀中低声教他人类的语言,想起他曾用纤长的手指——海妖的皮肤是冰凉的,轻轻地覆在自己的声带之上,感受每个音节的颤动,努力地模仿着自己的声音语调,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漫天的星光因歌声而闪烁,缓缓地泻下一汪月光荡在海浪之上……

他和他坐在甲板上,伴着海风,回望身后一望无际的大海,抬头仰望浩瀚的星河……

海,一如当年模样,神秘而深不可测,那片浩瀚的天空撒下一船星光。

终于有一天,曾经那个想要征服汪洋,意气风发的少年,也终于变成了白发苍苍,眼浊语低的老人,那条一直向前的小船终于调转了床头,向岸边驶去,正如同一切伟大一样,最终归于平淡。

回去的路上很顺利,老人看着这些熟悉如掌纹的海礁,往昔岁月历历在目……

落叶盼归根。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迫切地想要回去,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和所有故事一样,天并不随人愿。

海浪越来越大,猛烈地撞击着船身,将船底撞出一个大窟窿。海水一点一点进入船中,船帆早就没了踪影,船杆也在风浪之中折了腰。

这一次,终于挺不过来了么?

船在一点一点地下沉。大海逐渐平息了下来,好像一个刚刚得手的杀手,冷酷无情地目睹着目标在死亡面前无谓地挣扎着,最后痛苦地死去,如同当年老人目睹着海妖一点一点沉入海底之时一般。

海拍打着石礁,露出嘲弄的微笑。

海水淹没了老人的脖颈,慢慢地升至口鼻,呼吸被强行停止了,空气被从鼻腔没夺走,生命一点一点地融化在了生命起源的地方。

老人的意识开始涣散了。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真好听啊。

可老人却不记得这歌声是来自何人了。

忽然,身体一片轻盈。

生命力有一点一点重新聚集在了这个年迈枯败的将死之躯中。海水的味道越来越淡,空气钻入鼻中,给老人带来了喘息的希望。

他睁开眼,周身是细软的白沙。

他回家了。

岸边是温暖的小屋,妻子早就做好了晚饭等待着他回来。

他一步一步地向那边走着,没有回头。

如果他回头,一定能看到漫天的繁星和血色的海浪。

海底,静悄悄的。

   

【随记】

学校的樱花开了,真的好美啊✧٩(ˊωˋ*)و✧
可惜,欣赏美景的时间太少了

它伴着青色的风落在碧滩上
星星点点地
点缀了绿色的汪洋
雨点带着闪烁的星光
乘着夜色
落在青石板上
敲打着
梦的回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