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方昕未爱】Take my hand

第一次发文,请多关照

方博最喜欢许昕的手。
手形纤细瘦长,骨节分明,说得文绉绉一点儿,可以称得上“纤纤玉指”。但常年的乒乓球训练,使得他的手更加健壮有力,指腹因握拍而结起了一层肉色的老茧,摸上去有些粗糙,但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硌人,反而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从指尖缓缓流出,充盈着全身。

而作为江左盟现任盟主的许昕,和大多数乒乓球运动员一样,左手比右手大上一圈,也更加有力,稍稍用力,青筋便会暴起,有人看来觉得可怖,但落于方博眼中却莫名的多了几分性感,特别是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许昕在球馆挥汗如雨,手握球拍,从窗外跃进来的阳光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手上,细细的汗毛融汇成为柔和的的光影,形成绒绒的一层,青筋有力地突起,健美有力但又多了些许梦幻。指尖晶莹剔透,轻轻地扣住拍柄,手腕灵活地一钩,球被打了出去,拍面熠熠生辉,那一瞬间,方博希望这双手可以永远地牵着自己,别放手。

但现实就是现实,灰姑娘没有嫁给王子,许昕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意料之中,幻想之外,许昕在一个凉爽的秋夜牵起了一个女孩的手,这一牵便再也没放下。

“善良人埋藏着最坏的心眼,妄想你们有一天会散,会选我吗……”

方博喜欢许昕,但也只停留在喜欢,“爱”太沉重,方博不想也不敢。他只是喜欢他,喜欢他的手,喜欢他的微笑,喜欢他给他的鼓励,喜欢他说的每一句话……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碰到一个和许昕一样或不同的人,在某个特别的时刻就像喜欢许昕一样,也喜欢上那个人然后一起生活,开一家小餐馆,一起走完余生……而对许昕的喜欢,不增不减,一直都放在方博的心里,等待时间来给这个喜欢一个答案。

“能承认吗我故意当这电灯胆,他日你们完场时入替也不难……”

今天是许昕的婚礼,那双方博平生最喜欢的手戴上了梦中梦过一万遍的戒指,只不过另一枚戒指不属于方博,只不过这双手没有牵着方博的手进行拥吻只不过……不过没关系,方博只是喜欢许昕而已啊。

“下面,是伴郎团发言的时间啦,今天伴郎团的阵容可谓强大啊,那么谁来作为代表发言呢?”

“让方博说吧,让方博说”酒席之中有人提议。

主持人把话筒递给方博,方博接过话筒,“呃,这个,今天,很高兴啊能以伴郎的身份来参加我最好,呃,最好的,哥们儿许昕的婚礼……在这里呢,我代表伴郎团祝许昕和姚彦百年好合,幸福安康,谢谢大家!”方博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看着许昕,心中有些空落落地,不知道究竟在渴望着什么,是一句话,一个拍肩,一个拥抱,亦或是一次击掌或握手……主持人看方博没有坐下的意思,便调侃道,“看来伴郎团发言人意犹未尽啊,不知还有什么话要说?”方博茫然地接过话筒,鬼使神差地说,“呃,没什么要送给新人的了,就,就是想说,我和许昕这么,这么多年的兄弟,今儿他结婚,以后可别忘了咱哥几个啊!”

许昕起身,拉过方博的手,拥住他,笑道,“不会不会,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啊!”随即耳语道,“致那些最好的时光。”方博牵起嘴角,右手紧紧地握住许昕的左手,让我最后在放纵一次自己吧,最后再贪恋一次你手中的温度,最后再描摹一次你手中的掌纹,最后再……以后,我就只是你最好的朋友了……

方博轻轻抽出手,心中默然,原谅我的胆小与畏缩吧,我怕我再在这温暖的手中多待一秒,我会再也舍不得离开……8秒,从握手拥抱到回身把酒,只有8秒,可就这么短短一瞬,方博在心中记整整50年……

许多年之后,久到方博都不记得过了多久,他看到电视上说,“前世界冠军许昕因心脏病发离世,享年88岁……”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方博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这些自然都懂,只是突然得知消息,心中有一丝绞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从血肉之中生生剜去……那些和许昕的点点滴滴仿佛电影一般,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之中回放,那些曾被方博藏于内心深处的回忆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吞噬了方博的全部,身体之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因许昕的离去而感到抽痛……

拄着拐杖,方博颤颤巍巍地来到许昕的墓地,他早已不是什么青春少年,登至半山处就已经气喘吁吁,幸好他没有葬的太高,否则方博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许昕了。他摸了摸冰冷的大理石,将手中蓝色的勿忘我轻轻放下,方博喃喃道“瞎子,这一次别松手好吗?”

从前,有个傻子以为自己不松开那只手,手的主人就不会走,但最后他还是走了。

估计没什么人会看吧~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