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随便写写】海员和海妖

本来想写虫绿的,结果……

他一直以为她是他航路上的引路人,而他是海上的塞壬,是让他迷失方向的恶魔。

所以,当塞壬又一次开始轻歌慢诵,张开双臂之时,他毫不留情的堵上耳朵,斩断他的双臂,伤了他的声带。
他看着他,痛苦地抽搐着,跌下海礁,碧蓝的海水被染成了血色——海妖也会流血啊——塞壬用尽最后的力气唱了一支歌

可是,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海妖渐渐地沉入海底,歌声隐匿于海浪之中。

海员看着手中沾染了献血的剑,手指轻轻拂过,血涌如泉。

——海妖竟然也会流血啊。

他看了看剑,朝着海妖消失的方向丢去,血珠和海水融为一体随着海浪向海妖歌唱的那片海礁拥去。

海员退回了船舱,继续航行。

后来,他又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浪,但所幸一直平安无事。而那个和他一起出海的女孩成了他的妻子。

家有贤妻,儿女二三。

该是最好的模样。

可是他偶尔还是会想起他。

想起他曾将他拥入怀中低声教他人类的语言,想起他曾用纤长的手指——海妖的皮肤是冰凉的,轻轻地覆在自己的声带之上,感受每个音节的颤动,努力地模仿着自己的声音语调,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漫天的星光因歌声而闪烁,缓缓地泻下一汪月光荡在海浪之上……

他和他坐在甲板上,伴着海风,回望身后一望无际的大海,抬头仰望浩瀚的星河……

海,一如当年模样,神秘而深不可测,那片浩瀚的天空撒下一船星光。

终于有一天,曾经那个想要征服汪洋,意气风发的少年,也终于变成了白发苍苍,眼浊语低的老人,那条一直向前的小船终于调转了床头,向岸边驶去,正如同一切伟大一样,最终归于平淡。

回去的路上很顺利,老人看着这些熟悉如掌纹的海礁,往昔岁月历历在目……

落叶盼归根。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迫切地想要回去,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和所有故事一样,天并不随人愿。

海浪越来越大,猛烈地撞击着船身,将船底撞出一个大窟窿。海水一点一点进入船中,船帆早就没了踪影,船杆也在风浪之中折了腰。

这一次,终于挺不过来了么?

船在一点一点地下沉。大海逐渐平息了下来,好像一个刚刚得手的杀手,冷酷无情地目睹着目标在死亡面前无谓地挣扎着,最后痛苦地死去,如同当年老人目睹着海妖一点一点沉入海底之时一般。

海拍打着石礁,露出嘲弄的微笑。

海水淹没了老人的脖颈,慢慢地升至口鼻,呼吸被强行停止了,空气被从鼻腔没夺走,生命一点一点地融化在了生命起源的地方。

老人的意识开始涣散了。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真好听啊。

可老人却不记得这歌声是来自何人了。

忽然,身体一片轻盈。

生命力有一点一点重新聚集在了这个年迈枯败的将死之躯中。海水的味道越来越淡,空气钻入鼻中,给老人带来了喘息的希望。

他睁开眼,周身是细软的白沙。

他回家了。

岸边是温暖的小屋,妻子早就做好了晚饭等待着他回来。

他一步一步地向那边走着,没有回头。

如果他回头,一定能看到漫天的繁星和血色的海浪。

海底,静悄悄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