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南康白起】地狱花

其实这一篇应该在《人世风》之前的(;一_一)
但我脑抽发错了。。。。
抱歉抱歉
感谢一直追这个垃圾文的朋友们(❁´ω`❁)

岸边的血色曼珠沙华开得妖冶动人,光影之间闪出异色。
三生石前已是长长的一队,奈何桥边也是人头攒动,忘川水畔却是人烟稀少。
自古无计悔多情罢了。
悠悠千载痴男怨女多如牛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人总是不愿意放弃的。
只是这些等待总还是落了空。
青衣男子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又有何资格嘲笑他们呢?自己不过也只是一个一心付出,却输得一塌糊涂的人罢了。若不是赵大哥的收留,自己恐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吧。
不自觉中,竟已是到了孟婆跟前。
“孟婆婆。”青衣男子轻唤望着远方血色曼珠沙华出神的老妪。
“欸,孩子,你来啦,”老妇回首笑眯眯地望着青衣男子,抚摸着青衣男子的脸,“孩子,怎么,有什么事儿吗?”
青衣男子勾唇莞尔,“没什么事,就来朝您讨口汤喝。”
老妪讶然,正色道,“婆婆这汤可不能随便喝。喝了,便得去桥的那边了。”
“诶,我都知道。婆婆,今天,我就是来向你告别的。”青衣男子温言。
“你,真的想好了?”老妇皱了皱眉,忧虑之色现于眉眼之间,“这汤喝了,可没后悔药可以喝啊。”
青衣男子闻言,肃然,“婆婆,我真的想好了。这,人不总得往前看吗?”
“诶,你这孩子啊,”老妪见青衣男子的严肃之情,便也不再劝阻,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你来这儿也有七年了吧。当初,让你喝,你不喝,现在反倒是来找我,要喝。”
青衣男子见老妇一人喃喃自语,自己也有些伤感起来。
“……当初啊,赵先生将你带走,让你跟着他做了七年的鬼差,吃过的苦,婆婆都知道啊……赵先生也是个痴情人,守了那个人千年,还不肯放手……说到底啊,你俩终是同道中人啊……”
“婆婆……我,该走了……”青衣男子轻轻地说。
老妪擦了擦眼角的泪“诶,来,让婆婆抱抱。”
青衣男子轻轻地将老妇拥入怀中,“婆婆,谢谢你!”
“谢什么啊,傻孩子,”老妇转身从忘川水中舀起一碗汤递给青衣男子,“喝吧,孩子。”
青衣男子接过木碗,一饮而尽。
夕阳欲颓,将青衣男子的影子拉得老长。
岸边的血色曼珠沙华开得如火如荼。

传说,地狱之中只有一种花——曼珠沙华,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