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音_Lois

◎人间忽晚◎

【南康白起】人世风

人世风
奈何桥很长,长到青衣男子自己也记不起自己究竟何时走上了这座桥。
“白公子,你怎么上这儿来了?吏哥哥呢?”一道清脆的女声在身后响起,青衣男子蓦然回首,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面容姣好,长发高高束起,充满活力的笑容仿佛是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唯一的一抹光。
“你——认识我?”青衣男子微微眯起眼睛,努力回想,却是一星半点都记不起来了。
少女见他这般光景,心下已是明了,“不,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又怎知我姓白?”青衣男子若有所思。
少女莞尔舒颜,“料是骗不过你。你我曾是旧相识,只是如今缘分已尽,该在这儿断了。”
片刻,少女似是忆起了什么,又喃喃,“算起来,你我初相识也是在这儿呢,也是该在这里了结了。”
见女孩不愿多说,青衣男子也自觉打扰,“那——姑娘,可否告知,我该去向何处?”
“哦,随我来吧。”
少女行于青衣男子前面,引着他来到轮回台前,指着池水说,“跳进去吧,那是你该去的地方。”
青衣男子只见一池闪着五彩异色的水,水波潋滟,深不可测,“跳下去?跳下去,会怎样?”
“跳下去,便是重生,便是轮回。前尘往事,皆与你无关。说到底,不过一场因果轮回罢了。”
青衣男子俯身,轻触池水,竟似有巨大的吸力,要将自己吞入腹中。青衣男子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内衫之中掉出一块玉环。
少女躬身将玉璧拾起。阳光之下,玉璧玲珑剔透,闪射出悦目动人之色。
“这是——这是吏哥哥的殇底月!”少女一脸惊诧,低语道,“看来吏哥哥真的放下那人了……”
青衣男子眉头微锁,“我不记得这块玉来自哪了,只是隐约感到很熟悉,似乎……似乎是某位故人给的……对我很重要……不知姑娘可否还我,我马上便走。”
少女抬眸望向男子,犹豫片刻,忽展颜笑道,“按着规律,凡进轮回台者,一律不许带身外之物。但既然这东西是吏哥哥给的,想必有他的道理。给你,你该走了。”随即将玉璧放还到男子手中。
青衣男子将玉璧小心地收入怀中,整整衣衫,起身向轮回台走去。
少女望着他的背影,忽的拉住他的手,问,“你——真不记得了?”
青衣男子勾唇,摇摇头,“真不记得了。姑娘,珍重。”
随即将手抽出,不带有一丝留恋。
池水渐渐淹没了青衣男子的头顶,也淹没了他给他七年的承诺。

人间,起风了。

评论(1)

热度(10)